妻子與哥們偷情我與嶽母性亂

妻子與哥們偷情我與嶽母性亂

某天下班回家後,撞破蕭峰和我妻在客廳沙發上偷歡,明知是蕭峰爲得到我,對妻子的色誘,我卻不能去捅破真相。因爲,妻經不起誘惑,便是對婚姻忠誠的亵渎。人生是不是有時太無常,自以爲簡單的我卻被自己的好哥們暗戀了那麽多年,且好哥們爲了占有我,居然先霸占了我媳婦,而我又出于報複,和嶽母床上歡愛。

蕭峰是我大學期間最好的朋友,1米8的身高,外加一張俊俏的臉,讓無數色女子爲之尖叫。大學畢業後,我回老家工作,蕭峰則出國深造,從此斷了聯系。

一轉眼,十年過去了,我孩子已上幼兒園,突然,接到蕭峰電話,才知蕭峰已回國半年多,依然單著。

我專程請假到蕭峰所在城市看他,他看上去依然年輕帥氣。實話說,條件優越的蕭峰至今都單著,讓我有點意外,由于老友好久不見,一起醉酒唠嗑是必須的。

那晚,蕭峰道出了一個令我吃驚的秘密:蕭峰是雙性戀,對男人的喜歡似乎比對女人的喜歡還要強烈,尤其是特別喜歡我。

蕭峰說,這些年他其實一直在暗中關注我,得知我結婚生子消息時,他醉過、哭過,並試圖讓自己將我忘記,但是,這麽多年過去了,他不但沒能忘了我,而且對我的思念越發強烈。蕭峰還說,他回國,完全是爲了我,且他現在正籌謀著在我工作的城市開一家公司,雖然不能得到我,至少每天能看到我,也算是最大欣慰。

蕭峰的直白讓我有些錯愕,從沒想過我最好的兄弟居然對我有暧昧情愫。

蕭峰問我得知此事後的看法,我的回答是,我們是一輩子的好兄弟,妳的雙性情節我不鄙視,但也不接受。

沒過多久,蕭峰還真來到了我生活的城市有了自己的公司,蕭峰偶爾會來我家吃飯,我一如既往的將他當最好的朋友對待。

某天下班回家後,撞破蕭峰和我妻在客廳沙發上偷歡,明知是蕭峰爲得到我,對妻子的色誘,我卻不能去捅破真相。因爲,妻經不起誘惑,便是對婚姻忠誠的亵渎。

那之後,我和蕭峰徹底翻臉,任憑他怎麽糾纏,我都不肯原諒。就此,曾經的好兄弟因爲錯愛反目成仇,從此,我和妻也開始冷戰。

嶽母期間來我家做客,得知我和妻感情出問題後,便住下來,希望幫著調和。嶽母的好意我領了,但我不打算在短期內原諒妻子,畢竟她爲我曾經最好的哥們背叛我們的婚姻,這個事實,夠我很長一段時間去消化。

上禮拜三,妻出差,在嶽母把孩子哄睡後,主動邀我陪她喝酒,幾杯下肚,嶽母竟對我投懷送抱。那瞬間,我有點意外,沒有拒絕,任憑嶽母擺布。

對嶽母沒好感,或者說成全嶽母的緊抱,只是對妻背叛我的報複。次日午飯時,嶽母的一席話徹底將我雷到,嶽母這樣說:我女兒和妳最好的朋友不能守住道德底綫,而今,妳和我也沒守住道德底綫,算妳們夫妻扯平,我希望妳們能從此解除冷戰,就算爲孩子,也要將婚姻幸福的經營下去。

沒等妻出差歸來,嶽母就回她們家了。留給我的是翻江倒海的深思。

人生是不是有時太無常,自以爲簡單的我卻被自己的好哥們暗戀了那麽多年,且好哥們爲了占有我,居然先霸占了我媳婦,而我又出于報複,和嶽母床上歡愛。

我徹底淩亂了,不知道未來的生活將如何繼續。

回複:

人與人之間的關系其實理順之後,就沒妳想的那麽複雜了:

一、關于妳哥們:從嚴格意義上講,他並非雙性戀,而是同性戀,妳無法剝奪他愛妳的權利,但妳有拒絕他的權利。一個人暗戀另一個人十多年且未曾改變,這份感情或許已經愛到了偏執,爲此,他爲了得到妳,也只能從禍害妳婚姻開始,但是他卻忘記了最重要的一點:道不同不相爲謀。如今,也或許反目成仇對他來說將是最好的結局,至少妳斷了他對妳的邪念,也希望他能夠從妳這裏抽離,在他的同類人群中找到他的真愛。

二、關于妳嶽母:一個長輩,原本不應該用色誘的方式讓妳去達成心理平衡,這或許是最無恥的舉動,但她最終還是豁出去了,不是因爲‘肥水不流外人田’,而是她不願看著自己的親閨女繼續在妳的冷暴力中備受折磨。也或許妳嶽母替女贖罪的方式有點欠妥,但也看到了一個母親的偉大。從妳嶽母的話語中妳應該明白妳嶽母對妳沒有摻雜一絲‘愛慕’,她只是低聲下氣的在幫自己的女兒償還風流債。

三、關于妳妻子:一個帥氣的優質男,擾了她的芳心,她以爲偷到了一個男神,卻不知道對方其實是個男神經。在被妳捉奸的瞬間,妳妻其實就後悔了,只是很多事情會彰顯‘覆水難收’,面對妳的冷暴力,妳妻沒有絲毫怨言,而是敢于忍耐,她沒有別的意思,僅僅是因爲嘗試偷情,讓她從中覺悟了偷情的危害,她希望能堅守到被妳原諒的那一天。

四、關于妳自己:一個男人喜歡,女人也愛的極品。以我的判斷,妳或在打扮或行爲方式上一定也有陰柔的一面,否則,又怎會被妳最好的哥們意淫那麽多年?因爲妳的陰柔,讓他錯誤的以爲妳有被他拉下水的潛質,所以,這些年,他總對妳聯想翩翩。而妳嶽母,注定是妳生命中的過客,她所有在妳面前的自毀形象,只是在拯救一個即將破碎的家庭,僅此。妳妻,懷揣著異性相吸的花癡,在人生路上走錯了一步,而今她已知錯悔改。

給出的建議:讓往事都隨風,審視自己在婚姻裏的不足,並從試圖原諒妳妻開始到最終的徹底原諒。人,孰能無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