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人物:二大娘今天走了,90歲的年紀,壽終正寢

鄉村人物:二大娘今天走了,90歲的年紀,壽終正寢

文:輕淺,一笑

圖:來自網路

娘家的二大娘今天走了!

聽姐姐說,昨天她還騎著電瓶車帶著自己的牌友趕集去呢!

今天她就感覺有點難受,一會的不舒服就這樣離開了人間。二嫂給我打來電話的時候,心中好傷心。急忙讓老公開車二百里地,到了她老人家住的小院,見了見二大娘的遺容,眼淚嘩嘩掉,看著她老人家靜靜地躺在那裡,好像是睡著一樣。

世界上又走了一位可親的老人!不過又慶幸她老人家有福氣,走的時候沒有痛苦,沒有悲傷,帶著一片祥和離開了自己的親人,離開了這個世界。

親人們都對她老人家的突然離世有點接受不了,更悵然若失的是她這輩子天天在一起玩了幾十年的牌友們,一會過來看著她一動不動的睡在那裡,嘟囔著說:「這老太太,不吱聲一聲就走了,以後上哪裡再找你打牌?也沒個合適的地方啊?你怎麼就這麼快走了呢?」一會看看她,一會傷心走,來來回回好幾趟。

二大娘愛熱鬧,自己住著一處小院,平時鄉里鄉親都好從她那裡玩老牌。這邊沒吃完飯,那邊就來了好幾個人等著……大多都是兩桌,幾十年一如既往,大傢伙都說在她這裡隨便,有時候誰餓了剩飯,剩菜,饅頭隨便吃。

我父親兄弟三個,他最小,上面兩個哥哥,我的二大娘就是她二嫂,二大爺走了十幾年了。

小時候對二大爺一家人非常陌生,因為他們不在我的故鄉生活。聽母親講,原來我的祖輩是當地的大戶,到我老爺爺那輩還很富裕,家裡有很多騾子和馬群,土地等,還有好多丫鬟僕人伺候……我爺爺有一個哥哥,四個姐姐(我姑奶奶),他老人家最小。原來也是門當戶對,我那幾個姑奶奶嫁的都是大戶人家。

可到我爺爺這輩,家裡卻敗落了。父親的二哥也是我二大爺從小老實巴交,不愛說話。家裡條件實在拮据,就讓二大爺去了外村姑姑家,也是我二姑奶奶家。

她家裡很富裕,還很當家,娘家侄子來了,她老人家平時非常非常照顧,二大爺二十多歲了,得找媳婦成家立業啊。姑奶奶就請媒人四處張羅尋找好人家,看看誰家的女孩品行好,給娘家侄子找個好媳婦,反正她家裡不缺錢。最後就找到了我二大娘。

二大娘個頭不高,一米五六,但長相漂亮,幹什麼事非常利索,大嗓門,聲音就給百靈鳥一樣,說話很好聽,走哪裡不怯場,做事果斷。結婚之後,生了兩個兒子,一個女兒,由於姑奶奶當家,在那個莊上也有他們的房,也有他們的田,還有好幾處院的宅基地。於是我二大爺一家人就從南李樓那個村莊安家落戶,定居樂業至今。

二大娘性格豪爽,幹什麼事情都很利索。被她村裡選上婦聯主任,一下子當了好幾十年!村裡誰家鬧家事,婆媳關係不好,都是她從中間勸勸這邊,勸勸那邊,最後都會講和;計劃生育那幾年抓的很緊的時候,她配合計劃生育專干做工作,當時她莊上年年受表揚。

我記憶猶新的一件事是父親和二大娘說的一樁婚姻:男方是我娘家本家侄子,女方是二大娘那個村裡的。

男方小孩兄弟三個,父親走的早。他母親操心大哥,二哥都結婚了。兩個哥哥都不如他長相帥氣,但是唯一的缺憾是:家裡沒有宅基地蓋房子。他母親在菜園裡蓋了一間小房自己能住,可他結婚沒有房子哪家女孩都不會願意!他母親整天為了小兒子的婚事急得掉眼淚……

有一次上我家串門,給我父親說:「三叔,你看小三都這麼大了,咱沒地方蓋房子,你老人家想想法,找個好人家給人家當上門女婿吧!」我父親記在心裡,就慌著騎車十幾里地去找二大娘:「你們莊上有沒有隻有女兒的人家,看看有意願招個上門女婿的不?」二大娘想了想說:「有。我去問問人家願意唄?」女孩家父母雙親商量了一下,最後同意了!

就這樣,父親和二大娘幫忙撮合成了一樁婚姻。

但是上門女婿並不是那麼好當的!他們結婚之後,生了一個女兒。在女兒三歲多的時候,因為種種原因,女方父母非得讓兩人離婚。這可急壞了我二大娘,她老人家每天都去上她家串門子,拉家常,弄清了原因:大概就是嫌棄男孩沒本事,干木線條生意第一次賠錢了,感覺女兒以後跟著他受罪。

我大娘說:「他這是第一次做生意,並不等於他以後不行,你們相處這幾年了,孩子都這麼大了,他的品行你們也很清楚,再給他一次機會,換個地方重來一次好不好?我非常看好他的!」女方家的父母點了點頭同意了!

於是小兩口就去了南京,繼續做木線條生意。可真的就應了二大娘的話:他們的生意出奇的好,後來又生了一個兒子,還在南京買了房,現在一家人都從南京定居了。

上次男孩大哥家的孩子結婚的時候,我喝喜酒,還見了見他們四口人:女兒非常漂亮,兒子給他爸爸一樣帥氣,媳婦還是給原來一樣年輕秀氣。他讓妻子招呼我:「這是咱姑姑,你喊姑姑。」我笑著答應,握了握她的手。

二大娘在她莊上真的是響噹噹的人物,莊上人都對她評價很高!

記得我母親曾經說:「你奶奶當年最喜歡她這位兒媳婦了!遠的香,近的殃。平時你二大娘二大爺一來,家裡再沒有錢,也得給他們一家人做十幾個好吃的菜。他們只要一來,家裡就給過年的時候一樣。」

我的印象中,都是在姐姐,哥哥結婚的時候才見到二大爺一家人。每次都是二大爺先走,二大娘帶著孫女就在我們家住上一星期才走。我父親每天就給她老人家召集一桌人打老牌,所以娘家莊上的人都對二大娘很熟悉。那裡畢竟也是她的老家,雖然是住在外鄉,可回到老家,都是本家本戶,所以見面都很熱乎:「二大娘,二嬸子,二奶奶」的喊她,她老人家聽了哈哈大笑,「哎!哎!」的答應不及。這個時候我對二大娘的印象很深刻。

小時候,二大娘家的兩個哥哥結婚,生孩子喝喜酒,我都去了。她莊上的人對我父親也都很讚賞的!二大爺人老實,他家有什麼事我父親一般都提前去,畢竟是自己家的事,對於二大爺來說,孩子結婚老家的人都得來幫忙的!可離的太遠,別人不去,我父親必須得去。父親的大哥有正式工作,沒有多餘的時間。記憶中二大爺一家只要有事,我父親必定前往,一忙乎好幾天。

二大爺離世十幾年了!

二大娘平時沒事,吃完飯就組織人打老牌。雖然是獨門獨院,可每天家裡都其樂融融。重孫子都好幾個了,最大的都上中學了,又不用她老人家看。哥哥姐姐給她老人家說:「只要你身體健康,不用我們伺候就好。」所以晚年她老人家生活很暢快,自己做飯自己吃,這麼多年從來沒麻煩過兒女。

每次過春節,兒子,兒媳,孫子孫女,重孫子孫女一來一大群,她老人家提前買好過春節的東西,提前炸好丸子,蒸好饅頭等著他們來。

可今年馬上春節又要到來,她老人家卻突然離開了!大娘家的哥哥嫂子說:「今年再也沒有人給操辦過年的東西了!」說著說著都痛哭失聲……

昨天早上還自己騎著電瓶車帶人趕集去,下午還打了牌,今天卻靜靜的睡著了,永遠永遠都不會醒來了!

我的二大娘,享年90歲高齡,走路風風火火,整天的笑呵呵的,臨走時就說了聲「今天有點難受。」就永遠的閉上了雙眼!

下星期一出殯,我們都得去……

把她老人家送走,讓她老人家入土為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