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歐小國,歷史上曾兩度使拜占庭向其納貢,君主竟自稱「凱撒」

東歐小國,歷史上曾兩度使拜占庭向其納貢,君主竟自稱「凱撒」

也許,保加利亞一直以來都是我們較感陌生的一個國家。但若結合他的地理和政治環境看:「巴爾幹」和希臘是他的近鄰,中世紀的「拜占庭」和「奧斯曼」也同他有過長期的交往。同享天時與地利的他們,怎可能不為我們留下一段精彩的歷史呢?
一、保加利亞人的族屬和原始歷史
今日保加利亞國的居民大多受到了周圍不同民族的同化,已經不能算是純種的保加爾人了。原始保加爾人一般被認為具有突厥族人血統。上古時期,曾有一支在歐洲東南部游牧散居的突厥部落,他們的後裔分為成為了今日巴爾卡爾人、保加利亞人、楚瓦什人和塔塔爾人等的先祖。

號稱「玫瑰之國」的今日保加利亞

由於地處歐亞大陸的交叉口上,再加上游牧民族享有勇於拓殖的天然勇氣,因此,保加爾人從脫離部落伊始就進行著不斷地遷徙活動。公元前500年左右,他們曾跨越黑海來到了扎格羅斯山脈地區,與當時的波斯人發生過關係。有部分學者認為,保加利亞人其實是較傾向于波斯化的民族,因為他們比斯拉夫人皈依「一神教」更早。

號稱「中亞路障」的扎格羅斯山脈

到公元二世紀時,他們中的一大部分居民已經向西遷移到了更西邊的沙漠草甸地區。更晚的時候,他們重新北上返回了高加索和南俄地方。這種類似於做「圓周運動」的移動方式,與原始牧民們更換草場的習慣相當類似。原始牧民為了避免喪失領地,往往會沿著已佔領的草原四周進行小範圍的移動。這樣既能夠方便保護部落內部的財產,又能夠使牲畜享受到最新鮮肥美的牧草。

公元前六世紀,希臘人逐漸佔據了今日保加利亞的大部分土地。之後,羅馬人和拜占庭人分別統治了在這塊區域上活動的民族。現代保加利亞的疆域古代包括色雷斯、古馬其頓和達西亞的一部分。這些地區在希臘時代就已有十分突出的地位。馬其頓多山的地形使其採礦業得到了顯著的發展。達西亞由於靠海,因此也有相當規模的船隊參與海外貿易。色雷斯更是以其四通八達的特性,接納了來自歐亞大陸的不同民族。

盧浮宮珍藏的色雷斯青銅飾像

七世紀早期,北方的斯拉夫人首先對其發難。他們趁拜占庭人國力轉衰之際,迅速佔領了達西亞和色雷斯北部。681年,保加爾人又同當地斯拉夫人的七個部落組成了「大保加利亞聯盟」。在這之後,這來自北方的薩爾馬提亞人相繼加入聯盟,保加爾人阿斯巴魯赫被推舉為盟主。他們成功地在向南的衝擊中打敗了拜占庭人。這樣一來,保加利亞歷史上的第一個實體國家就算誕生了。

此外還想向大家提一點,我們今日談的這支保加利亞民族僅是古代保加利亞族系的其中一支。在阿斯巴魯赫帶領他的部落南下時,同時還有另外兩個支派選擇東進或留居黑海。選擇東進的那支在首領巴顏的帶領下征服了伏爾加河流域的土著,並於9世紀正式建立了伏爾加-保加利亞國家。這兩支保加爾人都在蒙古西侵的過程中失去了他們的民族特徵,最終同韃靼人交融在了一起。

同韃靼人混合後的保加利亞人
二、保加利亞第一帝國的強勢和衰落
上文提到了公元681年保加爾-斯拉夫部落對壘拜占庭皇帝時的大勝。也正是在那一年,保加利亞的第一個國王和拜占庭簽訂了使其蒙羞的國事合約。條約規定:拜占庭帝國承認一個疆域從黑海覆蓋到巴爾幹的保加利亞國家的存在,並有義務向其提供一年一度的「善後款」。這標誌著保加爾人在巴爾幹-黑海地區的優勢地位獲得了肯定。

公元八世紀開始,保加爾人同拜占庭人簽訂了第一份貿易協定。協約規定了二者每年都要進行兩次以上的大宗貿易,這可能是由於「黑海糧倉」的一部分被保加爾人佔領所致。八世紀後半葉,隨著阿瓦爾人對國家北部的侵襲越來越劇烈,保加爾人同拜占庭增進了友好關係。他們加速與當地的斯拉夫人結盟,最終北上趕跑了阿瓦爾人,免除了來自邊境的侵擾。

兼備東西方特點的阿瓦爾人

在奧穆爾塔統治時期(814-831年),保加利亞又同拜占庭簽訂了為期30年之久的和平條約。在這段時間內,保加爾人逐漸接觸到來自東方先進文明的哺育。希臘的文學、詩歌和雕塑藝術大量流向他位居西北的蠻族朋友。公元864年,鮑里斯終於將基督教確立為國教。他們開始接受來自東部的教會使節,並且主動邀請拜占庭人向他們委派主教。

由於長期受到希臘文化的哺育,保加利亞人也樂於接受傳教士西里爾創設的斯拉夫字母。他們早於基輔公國成為了斯拉夫文化的第一個中心,那個時代的保加利亞成為了東部歐洲最為強大的國家之一。

公元893年,著名的西蒙大帝開始執掌王權,他在位期間曾數次南侵拜占庭。在897年南征之後,拜占庭皇帝利奧六世被迫求和。西蒙大帝驕傲地提出了一個無理要求:即將拜占庭皇帝的私產作為貢賦繳納給他。被嚇破了膽的利奧六世連聲允諾,但事後繼承帝位的亞歷山大卻對此不以為然,甚至單方面撕毀了與西蒙簽訂的合約。

保加利亞「凱撒」:西蒙一世

西蒙大帝聞訊大怒,便再次率領兵馬南下發難。這次,他又一次讓這位驕傲的新皇低下了頭顱。他先是攻克了守備森嚴的亞德里亞堡,將守城的士兵用繩索綁起來赤裸地帶到君士坦丁堡。這一次,西蒙向新皇帝討要了「凱撒」的名號,並且開始自稱為「希臘人的皇帝」。

好景不長。在西蒙大帝死後,他那軟弱貪婪的兒子彼得一世迅速被基輔羅斯打敗。拜占庭趁機同羅斯人聯盟,於公元971年成功佔領了普利斯拉夫。事後,拜占庭人獨佔了巴爾幹半島的大部分土地,保加利亞由此陷入嚴重的危機。雖說在此後保加利亞仍然有過間斷的反抗,但拜占庭皇帝卻用實際行動,在1014年夏天於克列昂全殲了保加利亞殘存的部隊,保加利亞第一帝國最終滅亡。

拜占庭皇帝:「復仇者」巴西爾二世
文史君說:
保加利亞的驟起驟滅,也如同他的草原血統一樣「隨風而來、隨風而去」。拜占庭皇帝在佔領克列昂之後,竟捥出了殘存的14000名戰俘的眼珠。巴西爾二世命令每一百人的隊伍里只允許留存保有一個「獨眼者」,讓他們攜帶這些失去光明的戰士們回國告罪。據說早已經接到戰敗消息的「沙皇」薩姆伊兒已經在宮廷內不知所措,當他看到如此殘忍的一幕時竟被活活嚇死了。巴西爾可能是為了報復西蒙當年侮辱拜占庭人的仇,也可能是出於過分殘暴的心理虐待戰囚。歷史就是如此詭譎多變,昔日的手下敗將在今天就可能成為名噪一時的勝利者。
參考文獻:
楊燕傑:《第一個保加利亞國家的誕生》,國際論壇,1991年9月刊

蔡佳余:《古代保加利亞和拜占庭的關係研究》,廣西師範大學碩士論文

(作者:浩然文史·瓷國垃圾堆)

本文為文史科普自媒體浩然文史原創作品,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本文所用圖片,除特別說明外都來自互聯網,如有侵權煩請聯繫作者刪除,謝謝!

我們會每天為大家奉上精彩的歷史文章,懇請各位讀者朋友關注我們的賬號!您的點贊、轉發、評論,這是對我們最好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