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魏最後的脊樑:司馬師廢帝後,他36年不說一個字,不走一步路

曹魏最後的脊樑:司馬師廢帝後,他36年不說一個字,不走一步路

有人說,歷史只尊重勝利者!雖有一定道理,卻有失偏頗。比如,曹操和司馬懿,同是勝利者,顯然司馬懿的口碑,是比不過曹操的,且還差得很遠,這是為何?

很簡單,曹操雖掛靠在「漢室門下」,可地盤(事業),卻是靠自己的本事打拚出來的。反觀司馬懿一家,顯然是屬於「投機」,或摘桃子的行為,自然得不到普遍尊重。所以,真正被歷史尊重的,永遠是那些能給後世子孫,帶來正能量的人。

公元254年,繼高平陵之變後,曹魏又發生了件「決定其生死」的大事,曹魏帝王曹芳,被司馬師廢掉了,改立曹髦為帝。倘若說高平陵之變,是司馬家掌控曹魏政權的開始的話,那麼曹芳被廢,則是「司馬代曹魏」的標誌性事件。

從此後,司馬家的野心就成了公開的秘密,所謂: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源頭便在司馬師廢帝這裡。如今的曹魏朝堂上,幾乎是一片靜默,幾乎沒有人敢站出來說句話,都眼睜睜地看著曹芳,凄涼離開京城,去往「金墉城」。

正當曹芳的車架,剛駛出城門時,突然一位身穿孝服的官員,出現在人們的視野中,他是來送別曹芳的,完全不顧司馬師的眼線,正在盯著他!此人便是太宰中郎:范粲!

據《三國志》載:范粲是陳留外黃人(今河南商丘),他的祖父叫范丹,是東漢「桓靈時期」的名士。由於桓帝和靈帝時期,宦官勢力和士大夫勢力的矛盾,引發了著名的「黨錮之禍」,范丹身為士大夫勢力中的一員,遭到了打擊和迫害,被迫逃亡。

為了活下去,范丹用小車推著自己的妻子,靠占卜相面為生。如此十幾年,就是不向宦官勢力搖尾乞降。以至於死後,送葬者多達2000餘人,連漢靈帝都被 「震撼」了,下旨追謚他為「貞節先生」,並立碑表彰。當時的第一名士,大書法家蔡邕,親自提筆為范丹撰寫了碑文!

所以范粲孝服送別曹芳,可謂是延續了祖上的剛烈之風——什麼司馬家,你們就是亂臣賊子,我就這樣公開為前帝王叫屈,送別了。有種,你們就來殺了我!這妥妥的是公開跟司馬師叫板呢!

那麼司馬師殺沒殺范粲?非但沒有,反而更尊重范粲了,每次朝堂上有啥重要例會,都會請范粲前來。但司馬師失望了,因為非但沒等來范粲,反而很快就得到一個消息:范粲不會說話,不會走路了。

所謂不會說話,是指范粲從此閉嘴,無論家裡家外,事大事小,都不說一個字。所謂:不會走路,是范粲丟棄了房屋床鋪,移居到了一輛車輛中,從此他的雙腳,就再沒沾過地面!

面對范粲的這種奇怪舉動,司馬師立刻就明白了是啥意思:人家范粲不跟你司馬家的人「玩」。既然你們司馬家,把持了曹魏朝政,我就不說一個字。既然你們司馬家控制了曹魏天下,我就此生,不踏上你們的地盤!

司馬師面對如此強悍,且咄咄逼人的范粲,也只能長嘆一聲:由他去吧,我還就真不信了,他范粲能一輩子這樣下去!

可惜,司馬師繼續失望了,他至死都沒有看到范粲有所改變。當司馬昭接過大權後,同樣也失望了,他活著時,也沒看到范粲,動搖過一絲一毫。跟著司馬炎上台了,范粲依舊如故!

據《晉書》載:(范粲)太康六年卒,時年八十四,不言三十六載,終於所寢之車。

即,公元285年,晉朝都開國20年了(司馬炎在公元265年篡魏),范粲84歲時去世,竟然是36年,不說一個字,不走一步路,最後長眠在那輛車內!

所以范粲,完全配得上被稱為:曹魏最後的脊樑!若非史載誰能相信,有這樣一位曹魏的忠臣,在曹魏滅亡後,竟又為曹魏傲立了足足20年!最終,贏得了歷史的尊重,哪怕是來自於對手的記載,都如此讚佩道:(范粲)不屈其志,激清風於來葉者矣……激貪止競,永垂高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