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年間最離奇的綁架案:不要金不要銀,只要求招安收編

 
63.3K

民國年間最離奇的綁架案:不要金不要銀,只要求招安收編

綁票是匪類生財的古老門徑,土匪、黑幫以及零星的見財起意的,無論智商有多麼低,都很容易想起這樁不花錢的買賣來。

綁票的目的就是要贖金,不要贖金,綁票何為?不過,天下之大,例外的事兒總免不了,民國年間,有一樁大的綁票案,綁票的土匪還就是不要贖金。

1923年5月5日深夜,津浦路一列北上的列車經過山東境內臨城附近的時候,突然遭遇攔截。車頭出軌,幾百土匪明火執仗,涌將上來。車上200餘名中外旅客(其中26個洋人,一說35人)除個別逃脫外,掃數被掠走,全部成為「肉票」。這就是當時震驚中外的臨城劫車案。

臨城劫車案的黑手是抱犢崮的土匪頭子孫美瑤。孫美瑤得手之後,將肉票押上抱犢崮,然後放掉幾個洋人女票下山傳信。他提出條件,不要金不要銀,只要求招安收編,弄個官軍的師長旅長乾乾。

抱犢崮是沂蒙山區很著名的一崮,山勢險峻,但山頂卻有地可耕,只是耕地之牛得在牛犢時抱上去才行,成年的牛無論如何是趕不上去的,山故此得名,其易守難攻,可見一斑。雄踞於高崖險山之上,押著有二十幾個洋票,孫美瑤自信手裡有牌,官軍不敢把他怎麼樣。

在此後的一系列談判中,孫美瑤的價碼一會兒高一會兒低,翻雲覆雨,弄得當時的曹錕政府很是狼狽。 那個時候,國際上對於這種「恐怖主義」行為還沒有像今天那樣態度堅定、一致採取不妥協主義,而且也沒有反恐的特種部隊,有各種先進武器可以使。

西方各國在事發之後,對自己國家公民的性命很是在意,一個勁兒地對中國政府施加壓力,要求只許妥協,不許弄強。事件涉及國的公使一日三次跑到中國的外交部,像是下命令一樣,要求不惜一切代價,保障人質的安全。說起來,當時當政的直系政權,算是北洋軍閥統治時期對西方最硬氣的一屆政府(因為民族主義情緒頗濃的吳佩孚的緣故),因此也是得到外援最少的一屆政府,害得政府上下鬧窮,政府各部幾個月開不出工資。

北京大街上儘是討薪的政府官員在遊行示威,駐外使館因經費不繼,紛紛下旗回國。儘管如此,洋人依然得罪不起,對土匪不能打只能談。畢竟,自晚清以來,洋人不僅代表著強大,而且意味著文明,洋人的命,無論如何都是金貴的。

山上的土匪也十分清楚他們所倚仗的是什麼,他們可以時不時地殺幾個中國的肉票(土票)加壓,卻不動洋票一個指頭。洋票在山上住的條件都比土票好,還允許洋票有「通訊自由」,讓他們寫「匪窟通信」,交到上海報上發表,讓外國輿論壓政府,外國政府再壓中國政府。

不過這麼一來,一時間,辦報的和讀報的都興奮莫名。 唯一讓外國人放心不下的是,當時的北京政府真正能管的地方並不多。山東並不是直系的地盤,壓力加在北京政府頭上到底有多大用處,其實是個未知數。反過來,這一點也成了北京政府跟外國人談判的價碼,抵制他們要求對綁匪無條件妥協的壓力。利害相關的洋人面對如此錯綜複雜的局面,知道全指望中國政府估計也不行,自己也在想轍。

最後還是在上海租界的中國通們厲害,說動了上海黑道很有勢力、後來成為青幫三大亨之一的黃金榮,讓黃親自出馬,帶上各位黑道老大的親筆信,上抱犢崮跟孫美瑤談判。 黑道的面子要比白道大。事實上,在當時沒有土匪傻到跟幫會為敵,否則,他們販毒走私的買賣就沒戲了(這可是土匪的最大宗的收入)。

黑道中人溝通起來很容易,黃金榮上山之後,談判漸入佳境。孫美瑤不再漫天要價。山東軍閥田中玉卻得以就地還錢,孫部編成一個旅,由山東地方解決給養,先送上大批的糧食和2000套軍服。1923年6月12日,最後一批洋票被釋放,孫美瑤下山接受改編,一場塌天大案,宣告結束。

不過,孫美瑤的旅長沒有做上幾天,到了年底,他就被新任的兗州鎮守使在棗莊中興公司設下鴻門宴(中興公司有個北方著名的富豪俱樂部,吃喝嫖賭一應俱全,孫美瑤也是常客)誆過去。當場,一個石灰包打在孫美瑤的眼睛上(韋小寶的伎倆),被熏得昏頭的孫美瑤被一頓亂刀給捅了無數個透明窟窿,腦袋還給切下來傳命各處。

孫美瑤的部下群龍無首,在重兵包圍下也只好繳械解散,四散而去,估計大部分還是當土匪去也。 從晚清到民國,是亂世。其實兵和匪的界限不是十分清晰,一個地方,當官兵不太能控制局面的時候,就會有匪類出來「幫忙」。

官兵要當家,匪兵也要當家,爭鬥的結果,往往達成一個均勢,各收各的「保護費」,維持一個雖說是畸形的,但也現實存在的一種秩序。不見得凡是土匪,就一律燒殺搶掠。道理很簡單,都燒殺掉了,他們吃什麼去?土匪的燒殺往往針對那些不肯服軟的地方,尤其是那些有地方武裝、抵抗過他們的村鎮,燒殺主要是為了殺一儆百。

儘管如此,做土匪的,不管規模多大,最大的心愿還是受招安,從非法狀態的收費轉到合法狀態來。從晚清開始,也的確不斷地有地方官在剿匪不成的情況下,有意招撫一些匪幫,讓他們變成官兵,再去打別的土匪,一如《水滸傳》上受了招安的宋江去打方臘。

這些受招安的土匪也在戰鬥中逐漸成長,變成一方具有官方身份的霸主,比如北邊的張作霖,南邊的陸榮廷都是這個模子。當時有諺曰:若要官,殺人放火受招安。當然,這種情形下的秩序肯定不會太好了,無論官兵還是土匪紀律都差不多的壞,說匪來如梳,兵來如篦,可能有點誇張,但駐兵與駐匪都時常擾民卻是真實的。那些由匪變兵的軍隊,比如張作霖的奉軍,一直到小張(張學良)時代還以紀律差聞名,在老張時代就可想而知了。

不管怎麼說,南有干帥(陸榮廷字干卿),北有雨帥(張作霖字雨亭),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各地的土匪都紛紛效法,也有條件效法。事實上,袁世凱死後,由於混戰不止,各地軍閥都在招撫土匪藉以擴展勢力,只是各地有各地的高招,招撫的方式,有收撫的,也有打撫的。

不知出於什麼原因,反正在1923年,山東督軍田中玉跟抱犢崮的土匪之間從原來的相安無事、各管一邊,變成了真刀實槍地對打,兩個混成旅開到兗州。其實,真實意圖是剿是撫,還是以剿逼撫,還真說不清楚。可是,不幸的是,在衝突中,孫美瑤的哥哥孫美珠一個沒留神喪了命,所以激得孫美瑤使出了拚命的招兒,釀成一場大案。

不過,在那個大家都怕洋人的時代,這招雖然很靈,足以讓官方滿足他的條件,拿到一筆做土匪的都想要的特別贖金,卻犯了大忌,不光是白道的大忌,也是黑道的大忌——不動外國人,免惹大麻煩。所以,事過之後,孫美瑤非死不可,官家即使用上韋小寶的下三爛的招數,也得讓他死。 孫美瑤綁了一筆大票,要到了他想要的贖金,然後全賠了。以後,這種賠老本的買賣,土匪就再也不做了。




相關閱讀
   
live173影音live秀 ,173免費視訊聊天 ,真愛旅舍裸播視頻聊天室 ,UT視訊美女直播聊天室 ,免費視訊交友 ,午夜美女福利直播間 ,大尺度真人秀場聊天室 ,成人視訊 ,173 Live 視訊-免費聊天室 ,伊莉討論區-台灣裸聊奇摩女孩真人視訊網 ,真愛旅舍裸聊視頻聊天室 ,live173影音live秀-免費視訊 ,真愛旅舍ut聊天室 ,免費視訊交友 ,視訊美女聊天交友 ,主播免費祼聊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視訊美女聊天 ,live173直播 ,情色視訊聊天室-色情視頻直播間 ,真愛旅舍直播-台灣辣妹視訊聊天室 ,金瓶梅視訊聊天室 ,麗的情小遊戲-免費裸聊qq號碼 ,能看啪啪福利的聊天室 ,視訊聊天室-午夜寂寞聊天室 ,真愛旅舍社區 ,ol黑絲美女-女性開放聊天室 ,韓國美女主播視訊聊天室 ,mmbox視訊網
showlive視訊聊天網 ,免費同城交友聊天室 ,在線視頻語音聊天室 ,真愛旅舍直播聊天室 ,台灣免費視訊聊天室 ,午夜裸聊聊天視頻 ,173免費視訊美女-最新裸聊直播間 ,台灣甜心視訊聊天室-很黃的聊天室 ,真愛旅舍 ,真愛旅舍真人視頻聊天室 ,85街-裸體美女視頻(無內褲) ,真愛旅舍聊天室 ,美女真人秀視頻直播 ,真愛旅舍ut直播聊天室 ,午夜免費視訊聊天室 ,裸聊直播間 ,Av女主播視頻網站福利 ,live173影音live秀-免費視訊 ,奇摩女孩視訊聊天室 ,國外視訊 show 免費看-同城裸聊直播視頻 ,9158多人視頻聊天室 ,免費視訊 ,後宮電影-台灣愛妃網視頻聊天室 ,173視訊聊天 ,173免費視訊美女-免費交友裸聊室 ,免費午夜秀視頻聊天室 ,佐佐木明希作品-一對一性聊天室 ,草榴深夜倫理社區 ,530線上影音城-美女免費直播網站 ,放心看美女社區